“扫把星”章小蕙?挥霍无度致前夫破产,再进豪门却仍屡教不改?

2019-07-24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原标题:“扫把星”章小蕙?挥霍无度致前夫破产,再进豪门却仍屡教不改?

章小蕙爱挥霍,这是网友们都有所认同的。

她曾放言称,不够靓的旧衣服要马上除掉。“章氏穿衣经”其实在正主章小蕙的情史上,也略有体现。

对于周遭的一切而言,章小蕙本人的态度是潇洒得很,也苛刻得很。爱就爱到惊天动地,行街就穿得优雅夺目,决不许自己有一刻潦倒。一切都要最美、最巅峰、最合衬。

坊间有传,喜欢买时装又极有品味的章小蕙,在网络不发达的八九十年代,就要发传真到法国,只为买齐全色系的香奈儿时装。

至于鞋子,最多的时候她比某国前总统夫人也不差,三千双名牌鞋子一径排开,她则对其如数家珍。

​然而,在和钟镇涛那场轰动全港的世纪婚礼过后,曾被昵称“小白痴”的章小蕙,却被拖入了泥潭,活生生翻了个面,变成了全港知名的“白虎星”。

1988年,章小蕙升级成了B哥钟镇涛的娇妻。

当时她不光有每月三万元的“零用钱”,还有钟生“想买多少买多少”的副卡。尽管这些外物于富养长大的章小蕙而言,并不那么稀罕。

展开全文

至于这段相识不久就决定闪婚,富家千金下跪哭求父亲成全的“童话”,反而成了女方眼中的沉闷束缚。

后来,章小蕙本人还在电视访谈中坦言,结婚第二年时,她已有了离婚的念头。

在外界眼中一段感情的消亡,特别是章小蕙和钟镇涛这种天仙配之间的生疏,必定有诸多值得大说一番的内情。

于是,当年婚前盛赞其“比女星还要美还要幸运”的港媒,一致调转风向开始狂挖章小蕙的私生活,一度放出风声说章小蕙一个月要花掉三十万,钟生卡都经不起刷。

不过作为婚姻里的另一方,这时的钟镇涛显然不那么轻松,因为他难以兼顾两件事:事业风光不再,感情行将破灭。

90年代中期,钟天王开了两次个唱,还推出了一张名叫《祝你健康》的新唱片,但反响都不好。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:自己的演艺生涯开始走下坡路了。

​在感情亮起红灯的同时,章小蕙也陷入了迷茫之中。最令她不安的事情就是,钟镇涛给自己的家用一降再降。

章小蕙虽然改不了购物狂的本质,但着眼点极为实际,家用不够多那就做小生意来补贴。自小就对穿搭极有主见的章小蕙,因此开始尝试做点小生意。

先前她卖二手衣服,把自己和贵妇朋友们的过季衣服转卖,顺便搞起了二手拍卖会,很快赚了一百多万港币。

接下来,章小蕙干脆做起了代购,给有钱朋友们买高级成衣,抽水也是赚得不少。

​可这时昔日的白马王子钟镇涛则到了江河日下的地步:收入少,唱片销量不佳,电影更是毫无希望。

在经济和感情的双重压力下,两人的婚姻陷入了胶着状态:虽还没分开,但彼此各有“去处”。

​1996年,香港回归前夕,章小蕙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段“正式感情”。男方是样貌身家都上上等的富商陈曜旻,人称白头佬。

如果把钟镇涛和章小蕙的恋情比作王子公主,那么这段颇有歧义的“婚内出轨”,其实更像喜宝和勖存姿的交集,充满了精心的设计和安排,还有奢侈的生活。

​比章小蕙年长23岁的陈曜旻身家相当丰厚,在东莞经营着一个规模极大的鞋厂,后来厂子被日企WHK收购,他九十年代中期即年薪三百万港元,兼有七间公司的董事。

除去身家不说,陈曜旻的外形和学识极优越,年轻时和四哥谢贤同期,做过粤语片小生,还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优等生。

甚至为了结识章小蕙,陈在饭局后依然多次制造偶遇的机会。身家、做派、样貌。陈曜旻的种种加分项一下就吃定章小蕙,她很快就和有头有脸的富商走到了一起。

当时看似是天降阔佬的陈曜旻,其实早有家室。女方是美艳短命的名模钟璧泽,后来重病离世。

香港上流社会中,只要面子上盖得住,A富商搭上B人妻的事并不罕有。当时已经身患癌症的钟璧泽也知道章小蕙的存在,一句“我先生在得偿所愿”,道尽了其中的有心无力。

期间章小蕙与陈曜旻密会被拍到,章小蕙亦称得到了钟镇涛的默许,更放狠话说是婚姻出了问题不假,但绝没有对不起钟镇涛,如果有的话出街就被车撞死。

他说当年陈曜旻经常以朋友的名义来家做客,正妻钟璧泽也同来,但餐毕自己去取车想送陈曜旻生离开,结果目睹妻子和陈曜旻手挽手出家门。

对这段往事,章小蕙甚少表态,被媒体追问也只说“很多事情都有灰色地带,那时候我仿佛做了一场梦,走回了二十几岁大学毕业时迷茫的心情”。

彼时的章小蕙和陈曜旻,一个失意美少妇,一个外表英挺的富商,虽然他们的感情建立在不道德的基础上,但却如《失乐园》般挑动着外界极大的好奇心。

钟镇涛、章小蕙、陈曜旻、钟璧泽的这段四人往事中,不乏今日看来充满狗血色彩的场面,比如好友横刀夺爱,和丈夫痛殴病妻。

1998年8月,陈曜旻正式离婚后六个月,妻子钟璧泽身故。

1997年前后,香港楼市大好,章小蕙就向裕泰兴财务公司借了600万私贷,让当时的合法丈夫钟镇涛签字,情人白头佬陈曜旻做担保,一口气买了不少楼来炒,想从中大赚一笔。

人算不如天算,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大爆发后,豪宅物业价格大跳水,章小蕙、钟镇涛、陈曜旻用来炒的楼也跌到资不抵债,三人不光不动产被没收,还因此背上了2.5亿的巨额外债。

这时,精心算计过的钟镇涛在女友范姜的建议下宣告破产,以此保护个人家底;陈曜旻毫无还手之力,不得已也宣布了彻底破产。

这“无心一句”也成了章小蕙至今还在被诟病的标题:买衣服和包包把天王钟镇涛买到破产。

1999年,章小蕙和钟镇涛正式离婚,维持了近十年的感情分崩离析,此时女方和陈曜旻的狗血后半场,刚刚翻开了一小页。

陈曜旻有一个和前妻所生的女儿陈小韵,她并非钟璧泽的骨肉,但为人很泼辣。正是她的一番话,在一定程度上预言了章小蕙和陈曜旻的结局。

当时陈小韵大骂章小蕙是扫把星,指责其介入自家,不光导致继母含恨而终,还害陈家的好光景被带走。

起初因为婚外情陈曜旻引咎辞职,丢掉了日企的董事职位,另起炉灶又经营不善,后来还被卷入章小蕙投资失利的风波中,不薄的产业到最后丁点不剩。

原本可以安度晚年的陈曜旻因此落魄到不光养不起一双儿子,连前妻的墓碑都买不起,前前后后拖了四年之久才立碑,合该被港媒批其毫无道义可言。

在外界看来,昔日的富商陈曜旻的确像中了“妖女”的魔咒,于是章小蕙身上被诟病的第二大黑点也登场了:全香港都找不出第二个的白虎星,两个与之有关的男人都没好下场。

1999年,陈曜旻和章小蕙之间的纠葛愈发夸张,香港娱乐小报上三天两头就能看到章小蕙被男方打到住院的消息,还有她一脸青肿的照片。

据章小蕙自己回忆,最严重的一次还被陈一脚踢到失去知觉,尾椎骨也摔到碎裂,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月才能出门走动。

在经历了这段感情过后,章小蕙便开始效仿西方的日常交友文化,最多时约会过5个外籍男友,但始终没有公开认爱的交往对象,而这也成了她身上的第三大黑点。

难怪有人认为,章小蕙抓了一手好牌不假,可几番磋磨后,原本大好的牌局风水全破。

相关文章